世界之最网

“最早浙江人”完整遗骸惊现义乌桥头遗址 诸多全国之最震撼考古界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义乌桥头遗址。

浙江省境内迄今为止最早的完整人类遗骸,惊现义乌桥头村。

这是一具完整的成年男人骨架,估计身高1.73米,经北京大学科学鉴定,距今8000多年。

8月11日,为期3天的上山文化论坛暨义乌桥头遗址考古学术论证会结束。来自全国各大高校和科研单位的50多位专家,对义乌桥头遗址的考古价值作出了高度肯定。

桥头遗址出土的彩陶。

桥头疑现世界最早彩陶

桥头遗址位于义乌市城西街道桥头村西边,是一块约2000平方米的台地,距今约8000-9000年。自2102年发掘以来,出土了成千上百的上山文化中晚期彩陶,数量和完整度都令考古界震惊。碗、盆、瓶、罐,应有尽有,比如盲耳壶、大口盆、平底盘、圈足盘等。这些彩陶,陶衣鲜亮,以红衣为主,也有乳白衣,在目前发掘的上山文化遗址中,数量明显居于首位。

“我们没有想到,这些陶器的制作技术如此高超。”北京大学文博考古学院教授、中国考古学会副理事长赵辉说,像红胎白衣陶器,在全国同时代考古发掘中罕见。

郑州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对彩陶上出现的白彩产生浓厚兴趣。他觉得彩陶上一些奇怪的乳白色凸起,有些三个一组,有些六个一组,形状有三条杠,或者三个点,“可能代表了某种含义,会不会当时的人们已经具备了阴阳的概念。古人的神坛,称为央台之丘,这个台地会不会是古人的一个神坛呢?” 顾万发提出大胆假设。

桥头遗址目前发现3个太阳纹饰。“其中一个太阳纹,图案中间划出一道线,表示冉冉升起的太阳。这个图形,在良渚遗址的玉璧上也有出现。” 顾万发觉得需要根据周边太阳升落和遗址方位等情况,综合分析这些图案所蕴含的意义。

桥头遗址还发现“陶饼”。饼上有一个小孔,饼的侧面有刻划纹饰,就和我们现在的硬币类同。专家猜测,“陶饼”可能是古人用绳子悬挂在身上的装饰物。

距今7000-8000年的跨湖桥文化彩陶分乳白色的厚彩和红色的薄彩两种,桥头遗址的彩陶的多样性虽不及跨湖桥文化,但已经具备了两种类型的彩陶特征,桥头遗址的太阳纹图案也与跨湖桥遗址中的太阳纹图案一脉相承,充分说明上山文化是跨湖桥文化的重要源头。

在论证会上,蒋乐平在讲解太阳纹彩陶时,特意在屏幕上打出了一句话——“最早的彩陶”,后面加了一个问号。

“我打了一个问号,意思是,到底是中国最早,还是世界最早?一个不争的事实是,9000年,在义乌桥头,彩陶已经出现了。”

出土文物。

桥头人可能掌握世界上最早的酿酒技术

桥头遗址诸多彩陶中,有一件陶器引起专家们特别注意。这件造型完全可以和宋代龙泉窑梅瓶媲美的陶瓶,线条圆润,陶面光滑细腻,用手指轻弹,可以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

“我们判断,这是一只酒器。因为在陶壶里的残余物中发现了一种加热产生的糊化淀粉,后来送到了斯坦福大学去做检测研究,专家认为残留物与低温发酵的损伤特征相符。”蒋乐平说,低温发酵是酿酒的基本原理,我们因此猜测,9000年前的桥头人可能已经掌握酿酒技术。

如果桥头人已经学会酿酒,那么这只陶壶无疑是迄今为止发现的中国最早酒器。

根据对出土文物的考证,约在公元前6000年,美索不达米亚地区(西亚两河流域)就已出现雕刻着啤酒制作方法的粘土板。这是世界上迄今发现最早的酿酒技术。如果桥头人的酿酒技术得到进一步确认,那么世界酿酒史将提前3000年。

“环壕”佐证桥头是全国最早的聚落

参观过北京故宫的人,一定知道护城河的存在。在中国古代,城池外面往往建有护城河,主要功能就是防御。这次被列为世界遗产的良渚古城,就发现了距今5000多年前的护城河——也称为“环壕”。

令人称奇的是,桥头遗址也发现了“环壕”。顾名思义,义乌桥头人,9000年前就修建了自己的护城河。

考古挖掘负责人、省考古所研究员蒋乐平告诉记者,2012年他第一次来桥头村时,就觉得这块高地的西边断崖非常特别。经过考古发掘,东、北、西三面都已经发现比较明显的壕沟遗存。南面因为历史久远有部分遭到破坏。“台地上考古发掘,已经发现房屋建造遗存的柱洞,还有大量以器物坑形式存放的彩陶,还有墓葬,我觉得可能是一个具有公共功能的区域。”蒋乐平说,打磨石器在桥头遗址中,数量极少,数量远远低于浦江上山遗址。

山东大学教授栾丰实则提出,桥头遗址环壕聚落,台地性质明确,而且南北分区。这填补了上山文化的空白,应该是国内目前发现最早的聚落形式。

桥头遗址是迄今所知东亚大陆最早最完整的环壕聚落,属于上山文化。这是专家给出的保守判断。据早期的文字反映,中国在夏朝时已筑有城,但迄今从考古发掘的遗迹确认,中国最早的城市在郑州市中心及北关一带的商城。据考证商城为商王仲丁的都城,距今约3500年。

关于古代城池,我们往往觉得应该面积很大,其实是一个认识误区。《越绝书》记载,“勾践小城,山阴城也。周二里二百二十三步,陆门四,水门一。”春秋霸主勾践的王城,不过如此。

桥头遗址的中央台地,周长约200米。参会的许多专家提出,应该往遗址东面继续试探性发掘,因为也不能够排除,这个台地只是整个聚住地的一个公共性质的空间而已。金华市博物馆馆长更是提出,根据出土文物判断,这里极有可能是一个祭祀场所。

浙江迄今发现最早的人类完整遗骸

一个高1.73米,三四十岁的男人,以怀 “抱”一只红衣陶罐的优雅举动,在时隔8000多年后,出现在世人面前。

这是上山文化发现的第一个墓葬,也是迄今为止发现保存完整人骨的浙江最早墓葬。

桥头遗址目前一共发现了两具人骨,还有一具埋藏浅,有所破坏。目前,河姆渡文化发现的墓葬很少,跨湖桥文化还没有发现墓葬,而上山文化桥头遗址第一次发现了保存完整的墓葬,完整的人骨,难怪专家们称呼它“浙江第一人”、“浙江第一墓葬”。

“历时5年的桥头遗址考古,我一度以为我已经发掘到头了。桥头人似乎不甘寂寞,不甘于被人遗忘。去年,在器物坑挖掘中,偶然在隔梁边下去的台阶边发现一处墓葬,仔细挖掘后,居然发现完整的人类遗骸。如果没有他的发现,可能今天这个研讨会也不一定会开,好像是这个人在召唤我们。”在论证会上,蒋乐平幽默了一下,“毫无疑问,这是目前发现的最早浙江人”。

北京大学教授张弛对于这个“最早的浙江人”的人种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们目前基本属于蒙古人种,但是这个遗骸明显不是蒙古人种。9000年前的文明究竟是谁创造的?南方人类活动出现的早期时代,应该是澳美人种。那么桥头遗址发现的这位男人,是不是澳美人种,需要继续分析研究。”

桥头遗址可能雪藏着一次史前巨大灾难

“桥头遗址的器物坑非常完整,应该是在一种突然的情况下被埋藏了下去。就像现在遭遇了台风突袭,桥头遗址也肯定遭遇了一场巨大的变故。”省考古所研究员王海明一直在考古一线。他认为考古探方间的隔梁打掉后,也许还会有其他发现。

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所长林留根也提出来,器物坑的物品这么多,不像是被遗弃的,应该是遭遇了一场灾难。省考古所副所长方向明也表示,器物坑的情况,对整个遗址功能的判断,起到关键作用。省考古所所长刘斌提出,除了桥头遗址本身的钻探之外,河对岸,周边,也应做更大范围的调查,从更大的地理环境来认识桥头遗址。

古桥头人,最后去了哪里?这是一个实际却又是非常敏感的话题。诚如良渚古城的先人们,后来去了哪里。遭遇战争等人为灾难,还是自然灾难?时至今日,考古学家们也没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赵辉教授直言,“桥头遗址的学术意义非常重大,它的出现提高了人们对于上山文化更深层次的认识。从一定程度上可以这么说,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证明中国文明史,存在着北边一个世界,南边一个世界。”他表示,对南边这个世界,随着考古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信息将会出现在人们视野。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中国南边的这个世界,在史前究竟遭遇了怎样的覆灭性灾难,有没有人幸存?如果幸存,先人们的后代如今又在哪里?一切有待考古学家们继续探索发现。

据悉,桥头遗址中心土台还将继续发掘。考古遗址公园和遗址博物馆的建设,也已提上议事日程。

蒋乐平在桥头考古遗址现场。

【浙江新闻+】

上山文化和桥头遗址

上山文化分为早、中、晚期。从2000年开始到至今,考古队员已经在嵊州、龙游、金华、永康、武义等地发现上山文化遗址共18处,比如上山、庙山、小黄山、荷花山、湖西等遗址。桥头遗址就属于上山文化的中晚期。

“该区域虽面积不大,但东亚大陆迄今发现的公元前7000年以前的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中的40%集中分布于此,令人瞩目。”专家如此评论。

上山文化所在的钱塘江上游河谷盆地,是迄今发现的最值得关注的世界稻作农业起源地之一。上山文化已处在聚落定居阶段,这是东亚地区人类定居生活出现的最早例证。一般来说,稳定的定居生活依赖农业经济的支撑,对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址来讲,探讨其中的农业证据是必然的认识路径,这也是上山文化的最大价值和意义所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