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如果人类灭绝,哪个物种会统治我们的星球?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在世界末日后的未来,如果人类离开地球,生命将会发生什么?毕竟,人类很可能在太阳膨胀成红巨星并灭绝地球上所有生物之前很久就消失了。假设其他生物不会随着人类的消失而灭亡,历史告诉我们,当人类不再是地球上占主导地位的动物物种时,预计会发生一些根本性的变化。如果人类离开了地球,哪一种动物取代人类成为优势物种?地球会变成一个类人猿主宰星球吗?或者地球将被海豚、老鼠、水熊、蟑螂、猪、蚂蚁所统治吗?

这个问题引发了许多猜测,许多作家列出了候选物种的名单。然而,在给出任何猜测之前,我们需要仔细解释我们所说的优势物种是什么意思。有人可能会说,当前的时代是开花植物的时代。但大多数人想象未来的生活时,并没有想到《恐怖小店》中的奥黛丽二世(即使是虚构的三脚妖也具有典型的动物特征——掠食行为和移动能力)。所以让我们继续讨论动物。这是出于实际原因,而非哲学原因。按照某些标准,尽管大约12亿年前“微生物时代”名义上已经结束,但世界现在和以往一直由细菌主宰。

这并不是因为细菌不再流行,或者发病率下降了,而是因为在我们的视角中,我们倾向于更重视随后出现的大型多细胞生物体。根据某些说法,五分之四的动物是线虫(一种蛔虫),所以从所有这些例子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无论是流行还是多样性,都不是成为一种“主导”生命形式的首要条件。相反,我们的想象力被大型而有魅力的生物体所捕获。不可否认的是,在人类对优势物种的认定中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自恋,并且有一种将这一头衔授予‘近亲’的强烈倾向。

”人猿星球“设想,如果我们给我们最亲密的灵长类亲属时间和空间,他们就能发展语言,并采用我们的技术。但非人类的灵长类社会不太可能继承我们对地球的统治,因为类人猿很可能先于我们走向灭绝。我们已经是现存的唯一没有濒临灭绝或极度濒危状态的原始人了,而那种会毁灭我们物种的全球性危机不太可能拯救其他类人猿脆弱的剩余种群。事实上,任何影响人类的灭绝事件,对那些与我们有基本生理需求的生物体来说,都可能是最危险的。即使人类‘屈服’于一场对其他哺乳动物影响较小的全球性流行病,类人猿也恰恰是最容易感染任何新疾病的物种,这些新疾病会把我们从地球上赶走。

另一个更遥远的亲戚(灵长类动物、哺乳动物或其他)会发展智力和类似人类的社会吗?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在地球历史上所有可能在某个阶段占据统治地位的动物中,只有人类拥有非凡的智力和灵巧的双手。因此,这些特征既不是在动物中占主导地位的必要条件,也不是可能进化的特征。进化并不是因为智力本身而偏爱智力,而是只有当它能带来更高的生存和繁殖成功率时才会如此。因此,如果认为我们的继任者很可能是特别聪明或善于社交的生物,或者认为他们会说话,或擅长人类技术,那就大错特错了。

那么,在人类诞生约5000万年后,我们能对这个占主导地位的物种做出怎样的推测呢?答案既令人不满意又令人兴奋,虽然我们有理由相信它不会是一只会说话的黑猩猩,但除此之外,我们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子。世界在其历史进程中经历了许多大灭绝事件。每一次事件之后,生命的多样化相对较快——新物种的“适应性辐射”产生了新形势,包括许多不同于祖先谱系的新形势。

在白垩纪晚期,在恐龙脚下奔跑的小鼩鼱类动物与洞穴熊、乳齿象和哺乳动物时代从它们身上进化而来的鲸鱼非常不同。同样,在2.5亿年前的二叠纪晚期灭绝中幸存下来的爬行动物,也没有明确预示翼龙、恐龙、哺乳动物和鸟类的祖先会灭绝。那次灭绝杀死了90%的海洋物种和70%的陆地物种。

已故的斯蒂芬·古尔德在《美好的生活:伯吉斯页岩和历史的本质》一书中指出,在动物生命的重大转变过程中,偶然性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偶然性在生命史上的相对重要性是有争议的,这在今天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

然而,古尔德关于我们很难预测现代血统在未来灭绝之后会取得成功的见解,令人惭愧地提醒我们进化过渡的复杂性。因此,尽管正如许多人猜测的那样,蚂蚁可能会从我们手中接管地球,但我们只能想象它们的蚂蚁后代会是什么样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