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烂番茄100%好评,本季最大黑马,你还没看吗?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Netflix的王牌动画剧集《马男波杰克》的第六季,很大概率会在这个秋天和大家见面。

而在这之前,剧集编剧拉斐尔 鲍勃-瓦克斯伯格创作的新剧《鸟姐妹的反差生活》却惨遭失利,刚开播一季就被Netflix无情砍掉。

不过最近他和《马男波杰克》的另一位编剧凯特 珀迪,共同合作推出了一部全新的动画剧集《抹去重来》,却成了美剧秋季档目前为止最大的一批黑马。

这部剧虽然在豆瓣上只有一千多人评分——

但在大洋彼岸,却得到了极大的反响——

烂番茄100%好评,爆米花指数有94%,MTC评分也高达88分:

——这无疑算得上是今年成绩最好的美剧之一了,甚至高于同一档期上线,也是我们之前推荐过的话题剧《难以置信》。

《抹去重来》的故事围绕着一个叫做阿尔玛的年轻女人展开,她在小时候失去了父亲,一直到成年后仍然没能从丧父的阴影中解脱出来,而这种痛苦甚至影响到了她的精神状态。

在一次车祸后,阿尔玛发现自己可以看到死去的父亲,后者告诉阿尔玛,她获得了改变时间和现实的能力。

父亲还告诉她,当年那起导致他死亡的车祸意外,实际上是一场蓄意谋杀,他希望阿尔玛可以帮助他回到过去找出凶手、改变现实。

这部剧讲述的,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穿越时空”的故事。特别之处,就在于它的“模糊”。

随着故事的发展,剧集在观众面前摆出了两种现实:

一、父亲说的没错,阿尔玛在车祸中激活了穿越时间的超能力;

二、一切都是想象出来的,阿尔玛因为沉溺于丧父的伤痛中而迷乱了心智。

故事给人的暧昧与混沌感,也是因为剧集并没有采用常规的线性叙事,而是带领着人们跟着阿尔玛的思绪,经历着她大脑中一次又一次的颅内高潮。

它扭曲了时间与空间的顺序和边界,情节在不同的时空随意穿梭,来回摇摆跳跃,也制造出一个个超乎想象的巨大脑洞。

《抹去重来》带有浓厚迷幻色彩的剧情,取材自制作人凯特 珀迪过往的自身经历。她曾经见证了患有精神分裂的祖母,充满焦虑、不安和恐惧的生活状态。

因为担心患上相似的精神疾病,珀迪前往印度、墨西哥等等古老而神秘的国家,在不同地域的传统文化的精神引导下学习冥想,以此得到内心的愈疗。

在这个过程中,珀迪发现在不同的文化体系中生活的人们,对「现实」拥有截然不同的定义与理解。这也让她产生了许多疑问:

如果真正的「现实」比我们日常所感知的「现实」更不稳定,更不可知;

如果那些古老文化对「现实」看似异想天开的定义是真的;

——这一切对普通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珀迪对世界拥有多元、多重、多层现实的猜想,被放进了剧中。而这部剧的核心主题,就在于人们对现实的「定义」为何,以及,到底什么才是「现实」?

在故事不断演进的同时,人们也越发陷入到剧集狡猾布局下的逻辑迷宫中,现实与超现实的边界也就越来越模糊。

面对超出常理、超越逻辑的情节,观众往往会产生这样的疑惑:

这段情节属于现实吗?那一段呢?

当我们试图从无序而碎片化的情节中,寻找到一个可靠的逻辑支点而屡屡受挫时,才发现这个故事中其实不存在任何的逻辑,或者说,逻辑根本不重要。

特别是故事最后,人们或许也会像剧中的角色一样,越来越怀疑阿尔玛拥有的超能力,是否只是她大脑错乱而产生的毫无根据的虚构幻想,事实是——她只是一个被自己折磨疯掉的精神分裂者?

而最后一个镜头,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个非常耐人寻味,象征着无限可能的巨大悬念。

这样的模棱两可,却构成了《抹去重来》的魅力与潜力。

就像拉斐尔 鲍勃-瓦克斯伯格解释的,观众提出的每一种解释都是正确的:“这部剧拥有丰富的解读空间,我们也对任何解读和猜想保持欢迎和开放的态度。”

简单的说,这是一部由观众自己定义的作品——

人们对「现实」的定义不同,也造就了对这部剧集复杂而多维的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抹去重来》的画风,也契合了故事中现实与想象边界的模糊与暧昧。

这部剧,是亚马逊第一部成人动画,也是好莱坞历史上第一部采用了转描动画技术(Rotoscope Animation)的电视剧集。

转描动画最早诞生在1914年,但直到2001年,理查德 林克莱特才拍摄了第一部转描动画电影,《半梦半醒的人生》。五年后,他再一次用到了相同的画风,制作了电影《黑暗扫描仪》。

《黑暗扫描仪》

这种技术,是将事先拍好的真人脚本,经过加工和绘制,转制成动画画面。而它的画风,就比普通的二维和三维动画,更加逼真,但同时也仍然拥有非常明显的动画感。

最初,《抹去重来》的导演Hisko Hulsing在看过剧本后,建议采用转描动画的形式来讲述故事。

一方面,剧中那些脑洞大开的奇幻场景,可以通过动画完成,省去了高昂的特效费用;另一方面,这个故事本身也更倚重于角色的精神世界和人物细微的表情表达,以真人脚本转描的动画,可以更清晰地捕捉和呈现角色面部微妙的情绪。

更重要的是,它逼真的动画影像,也构成了一种狡猾的障眼法——既像真实的影像,但又与真实的世界存在差距,虚虚实实隐晦而朦胧,就像让人分不清哪些是现实,哪些是虚构的故事一样。

转描动画虽然节约了一大部分的特效开销,但这种制作方式,对于演员来说也意味着更高的要求。他们需要在拍摄现场全程待命,同时也要更清晰、明确地展示出角色的心理与情感。

尽管如此,剧集的两位主演罗莎 萨拉查和鲍勃 奥登科克,听到故事大纲后就立马答应参演了,即使这意味着他们要花费许多时间,先讲故事亲自表演出来。

《风骚律师》主演鲍勃 奥登科克塑造了阿尔玛的父亲,他同时担任了剧集的制作人。

饰演阿尔玛的罗莎 萨拉查,此前在《阿丽塔》中就深度接触过动作捕捉技术,而她在这部剧里的表现,要比《阿丽塔》更加细腻、生动,拥有更多的情感层次。而所有微妙的演绎,也没有因为转描动画的质感而打折扣。

就像在丧的外壳下,拥有隐隐约约暖意的《马男波杰克》一样,《抹去重来》在过滤掉一切脑洞或技术的噱头之后,仍然有着柔软而深情的内核。

它的故事中心,有关于亲情、创伤,以及愈疗。

剧中,阿尔玛一直自称是一个破碎的人,从十几岁时父亲过世,她的内心就蛀出幽暗深邃的巨大空洞,无论时间怎么流逝,都无法得到愈合。

故事用为数不多的闪回画面,揭示出潜伏在阿尔玛看似正常的生活中,一种难以抵御、难以磨灭的自我毁灭的冲动。

她自杀、退学、渴望孤独,即使成年后生活趋于稳定,她依然想方设法地伤害身边的人,哪怕是最亲近的人,并且拒绝来自外界的一切善意与关心。

这种糟糕的状况,直到她拥有了所谓的超能力后,才告一段落。

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中的,穿越时空的力量赋予了她让已经写好的人生抹去重来的期待,而替父亲找到所谓的凶手,也成为了她活下去的动力。

这是让她人生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们总是习惯于执着于过往的伤痛,忙着修补创伤,希望有那样一种神奇的按钮,只要按下它,过往一切失去、痛苦、难堪都会抹去重来。

就像阿尔玛始终相信,只要她能改变历史,让父亲“死而复生”,那么她失控许久的人生,也会在一瞬间回到正轨。

可是她没有意识到的是,在重新适应这个不按照线性时间而发展的世界的过程中,她逐渐卸下了她曾经歇斯底里的疯狂,也收起了朝向外部世界充满敌意的利刺。

阿尔玛仿佛抽离出自我的身体和这个渺小的现实,拥有了一种神奇的上帝视角。凭借这样的视角,她看到了自己的刻薄、敏感、悲伤与绝望,也逐渐选择宽容、原谅、温柔。

然而真正让她做出改变,让内心的蛀洞实现愈合的,是始终深藏不露、无法言说却一直涌动在她与至亲之间的爱。

母亲令人窒息的强势与唠叨,妹妹拥有更光鲜的人生后给予的居高临下的关怀,男友让她无以回报甚至感到惶恐的无私与体贴,这些曾经在她眼中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其实都是她与现实世界最牢固、最紧密、无法放手与挣脱的羁绊——也让她在最后选择原谅了自己的父亲。

就像阿尔玛的妹妹最后说到的,无论阿尔玛的人生能否得到“修正”,她和妈妈会一直陪着她度过所有的艰难:

而不管现实世界中是否存在其他任何能够包容更多可能性的多维时空,只要爱存在,人生就不会那么艰难。

本文图片转自网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