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亲爱的热爱的:最大赢家不是佟年,而是他!左拥李现,右抱胡一天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文/安阳情感屋 图/网络

生而为人,身体只有一个,人心只有一颗,但面对不同境地,却能自动划分出合乎情理的比例,就好像爱情注重全心全意,但亲情讲究不偏不倚……

几个朋友在追《亲爱的热爱的》,他们不约而同地表示羡慕杨紫,因为她所饰演的佟年如愿得到了霸道总裁男友韩商言。

而相较之下,我却认为剧中人生最大的赢家不是佟年,而是韩爷爷,左拥李现(韩商言),右抱胡一天(吴白)。

一提到这个,朋友们就忿忿不平,纷纷表示:韩爷爷一碗水端不平,太偏心吴白了。

事实真是如此吗?倒也未必。

韩商言是韩爷爷的孙子,而吴白是韩爷爷的外孙,于他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又怎会让爱的天平倾斜,不过是因为两个孩子性格不同,所以相处方式不同罢了。

明面上韩商言和吴白都属于偏高冷类型,但韩商言习惯有话就说,不开心就怼,对于爷爷也是孝而不顺。

在外人看来,韩商言常常惹爷爷生气,爷孙俩人一言不合就斗嘴,这种“心和面不和”的表象就容易造成韩商言不讨爷爷喜欢的假象,加上与表弟吴白的鲜明对比就更容易被误解了。

韩爷爷让吴白去帮忙买点东西,吴白马上起身回应道:好!

而当爷爷叫韩商言帮忙拿行李回房间,韩商言也马上起身,却只是淡淡说了句:知道了。

两个人都很在乎韩爷爷,但不同的表达方式就会衬托得韩商言不是那么积极热情。

吴白虽然寡言少语,但相较韩商言,他的心思比较细腻,像韩爷爷回挪威之前,他故意让韩商言独自陪着爷爷去洗手间就很明显是在临别之际,为他们制造独处的机会。那爷孙俩都太犟了,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流露真情的。

有些事情,吴白即使心里不乐意接受,也会拒绝得委婉许多,对外公的态度也要更加乖顺温和,对于外人,也比较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哪怕不相熟,也会稍微敷衍一下。

譬如第七集的时候,在年夜饭餐厅门外,佟年朝他挥手,吴白虽然有点懵,但还是努力微微扬了一下嘴角以示回应。

而韩商言对于自己不相熟的人从不迎合,对自己不喜欢的事从不将就,我行我素,无所谓旁人怎么看怎么想,连敷衍都不愿意,他所关心的,只有他心底里真正在乎的那几个人。

韩商言很爱爷爷,不然也不会在相亲的时候配合逢场作戏,但他虽然没有明着拒绝,却也没有在长辈面前给过胡月娇好脸色。

而同样是被安排相亲的吴白则是选择撒谎帮自己逃过一劫,他知道佟年喜欢韩商言,也知道韩商言不喜欢胡月娇,那么他直接谎称佟年是韩商言的女朋友,可谓是一石三鸟了。

吴白虽然年纪比韩商言小很多,但是他在说话办事上却表现得比韩商言更加得体与周全,客观来说也是有点胡闹,但在韩爷爷眼中,就会潜意识认为吴白比韩商言更加靠谱,所以他选择听信了吴白,却不给韩商言解释的机会。

而且,韩爷爷很清楚,韩商言一旦急躁起来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生怕让在场的其他长辈更加尴尬。

与不同性格的人,自然有不同的相处模式,你对我客客气气,我也对你恭恭敬敬,你对我直来直往,我也对你随意随心,但这不影响彼此的感情。

韩爷爷亲昵地称吴白为小白,对韩商言却是直接连名带姓,但这决不影响他对韩商言的爱!

当爷爷从佟年口中得知韩商言的退役宣言时,爷爷陷入了沉思,他的神情中夹杂着心疼与自责,他不是全然不理解韩商言的职业,可他仍然总骂他不务正业,其实是担心韩商言的职业会被旁人误解,会间接影响韩商言的快乐和幸福,就比如佟年的父母,她的母亲之所以一直不看好韩商言,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的职业。

爷爷对韩商言的碎碎念,都是来源于对韩商言的担忧和牵挂。

回挪威之前,韩爷爷一再叮嘱韩商言别总熬夜,缺钱了一定要说。

韩商言是真缺钱,但每次都是借吴白的钱,刷吴白的卡。他不是怕爷爷嘲笑,而是不想爷爷觉得他过得不好。他偷偷交代吴白,送爷爷回到挪威少提他的事,生怕爷爷担心。平常知道爷爷喜欢佟年,也经常带她回家陪爷爷吃饭聊天。

爷爷嘴上自己说着要回挪威,心里却万般不舍。既怕麻烦别人,又怕没人关心。

在去机场的路上,韩商言陪爷爷去了卫生间,却迟迟不见爷爷出来,韩商言吓坏了,找到之后他看穿了爷爷是真的有心绞痛,却故意隐瞒着。

韩商言又担心又生气,叫爷爷以后脾气不要那么硬了,意思是以后有事不要瞒着他,不要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扛着。

爷爷瞬间激动了起来,反问他:你不也一样吗?在这儿吃这么多苦,那个有钱没钱也没有跟我说呀!咱们爷孙两个脾气是一样的,半斤八两!

如果不是马上就要别离,爷爷可能永远不会对韩商言说出这些话吧,他说得没错,爷孙俩就是太像,才会天天抬杠,他们都倔强,都独立,什么事都宁可自己默默承受,也不愿意让家人担心。

韩商言心疼爷爷年纪大了,不想让他心烦,不想让他不安,不想让他一听到韩商言遇到什么挫折与困难就从挪威大老远地飞过来,毕竟爷爷这个岁数,身体经不起频繁折腾,他只希望爷爷健健康康的,平平安安的,然后每天快快乐乐的,这样就足够了。

可是爷爷不这么想,他想念韩商言和吴白,多远他都愿意折腾,因为他好怕再不多见几次,以后就再也看不见这两个孩子了。

人到晚年,什么名与利都是浮云,唯有亲情,是他们最难以割舍的牵绊。爷爷和韩商言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明面上拧巴得很,心里面爱对方爱得很深很深。

韩商言对爷爷的爱,不在嘴上,而在行动里;韩爷爷对韩商言的爱。不在口头上,而在心底里。

所以韩爷爷并没有偏心,两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和掌中宝,兄弟俩也都以自己的方式来孝顺着他,爷爷才是《亲爱的热爱的》里面的最大赢家。

现实中也总有人埋怨父母偏心,老师偏心,领导偏心,其实换个角度来看,也许你会发现,那未必是真的偏了心,而是用另一种方式来照顾和守护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