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去世:人类,不要再对动物食言了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当下,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人与动物之间的相处之道,绝对不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 。动物的很多能力强于人类,人类在很多地方也需要动物 。就算处于互惠互利的状态,人与动物都应该是朋友。但本月初的一则关于动物的消息,又再一次引起了人们的深思。

01

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

北京时间3月1日,“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弗拉维亚在西班牙科尔多瓦的动物园去世,享年四十七岁。

大象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陆地栖息群居性哺乳动物,通常以家族为单位生活,在野外平均可以活到60-70岁,最长寿可达120岁。作为这长寿族群的一员,弗拉维亚看似短暂的一生却又是痛苦而漫长的。

它在3岁时就被迫与象群分开,接下来的四十三年里被圈养在动物园孤独地生活。因为长期与同伴隔离,它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3月1日倒地后再也无法站起,最终被实施安乐死。

其实这样的悲剧早已不是个例,被冠上“世界之最”的大象也不是一只。

2016年,日本东京井之头公园的大象花子,也是抑郁而终。

花子于1947年出生于泰国,两岁时被运往日本的上野动物园,从1954年开始独自生活在井之头公园,长达61年,最终倒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再也没有起来。

曾有游客描述自己见到花子时的样子:它站在那里,毫无生气,在原地毫无意义地左右摇晃,就像一尊雕像。这样的状态也像极了去世前日渐消瘦的弗拉维亚。

动物和人类感觉到孤独的方式应该是相同的吧,时间会在知觉里变得愈发漫长,伴随着心脏的跳动一滴一滴地缓慢流逝,像滴断了岁月都挨不到天明。在那漫长的时间里一个人独自坚持,煎熬过一个又一个深夜与白昼,却在这广天广地之间找寻不到一个同伴,只空有蚀骨的孤独。

即使弗拉维亚被看做是“城市的象征”,花子被称为二战后来日的“和平使者”,然而在它们与同类隔绝太久每况愈下的情境有目共睹之时,却还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得到任何改善和挽救,那么以死亡的方式告别被圈养的生活,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也许再过上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又会有某一只被圈养的大象在动物园倒下,成为下一个“世界上最孤独的大象”,而人类与动物和解之路,却不知道还要再走多久?

02

你读懂了那只看似温驯的动物的内心了么?

有的动物能够成为人类家中备受疼爱的宠物,有的动物能在动物园里受到保护,而更多的,则是在受苦。

2017年一部9分钟的纪录片《黑象》,为人们揭示了大象旅游产业背后极为残忍的训象过程:

原本一家和睦的大象被象夫拆散和虐杀,关进木架子里不能睡不能吃直至耗尽精力,长期食不果腹的大象想要吃一口路边的杂草也会被驯兽师用钩子插进肉里作为惩罚;

等到大象虚弱无力的时候,才会被放出来用铁链牢牢拴住,不能躺下休息也不能舒展四肢,它们的腿上因此留下了无法消退的痕迹;

大象控制情感的海马体占脑容量的比例超过人类50%,拥有超强的记忆力,所以象夫为了驯服野生大象让游客获得更好的旅行体验,会用刀子、斧头、象刺等锐器刺痛大象,增加它们的疼痛记忆让它们害怕、屈服。

获利空间庞大的动物产业背后,是残忍的伤害与逼迫。在为人类带来欢乐和利益的每一刻,它们都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马戏团里跳过火圈的老虎早已经被强行拔掉爪子、磨平了牙齿;憨厚行走的黑熊被铁链拴紧脖子稍想趴下就会被勒死才学会站立;跳跃的海豚只能被关在狭小的池子里忍受挨饿和鞭打才向观众露出微笑……

我曾经无比向往去看一看真正行走在沙漠里的骆驼,在我的想象中它们应该是沙漠里最顽强的生命,在烈日骄阳下昂然前进去追寻大漠的每一处骨骼和肌肤,眼里闪烁着坚毅的光芒。

后来我的确到达了腾格里沙漠,可是我看到的那些骆驼,眼睛里没有任何光亮和感情,黄沙飞扬的广漠里它们望向远方的眼神空洞呆滞,只是在扬鞭抽打下站起、行走再卧下。

我不知道那些骆驼是不是会感受到它们那悠悠晃晃的驼背上,承载过一批又一批游客的兴奋和胆怯,还是它们只是日复一日地麻木跋涉在同一条路上,一眼就望得到生命的尽头。

三毛曾写下,“人和动物如果可以讲话,那么拒讲的一定是动物”,所有的绝望、痛苦、反抗、妥协、恐惧、屈服早已经无法陈述,到最后只能把沉默,作为最深重的自白。

03

人类最大的残忍,就是忽视人之外的动物

早自生命诞生之日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就成为世界的统治之道,人类,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王者,俯瞰着万物众生,规划着美好未来。2018年一部评分9.5的纪录片《统治》,却用血淋淋的镜头,深描出了一场文明史上规模最大的屠杀。

纪录片以澳大利亚为主要背景,调查统计了全国范围内各类家禽的一生到底是如何度过的。

牛奶怎么来的?是让母牛怀孕,再带走刚出生的小牛,把有了奶的母牛赶到挤奶棚,接上挤奶器,直到奶水被抽干为止。这样人工饲养出来的奶牛产奶量是自然生长的牛的10倍,当产奶量下降或者身体不行,就会被赶往屠宰场杀害。

一只鸡在自然的环境下长到2公斤需要96天左右,而在养鸡场里面只需要35天,很多鸡因为身体没有办法承受极端的体重,常常处于一种畸形的状态。而长大的鸡,则会被送到屠宰场进行规模化的屠宰,眼睁睁看着自己和同伴被机器割喉。而那些出生就不健康的小鸡在出生那一刻就已经被送入碎肉机,变成了饲料……

纪录片里每一帧画面都深叩人心,真实展现了动物工厂产业链中一抹血淋淋的灰色,从出生到死亡,动物终其一生都处于唯利是图的产业的控制之下狂乱挣扎,它们从未遭到过一丝怜悯,相反,甚至是嘲笑。

曾有一组名为《当人类被动物主宰、圈养后》的漫画,令人汗颜:

同样的场景,只是互换了身份,是不是就会觉得无比残忍呢?

对于那些作为我们的食物、衣服、娱乐的动物,我们对他们所遭受的折磨只会轻描淡写,甚至避而不谈,人们尽可能把它们身上的一毫一发榨干榨净,换成散发着铜臭味的钞票,但凡从它们身上有利可图,就会被人类盯上,然后再也摆脱不掉被奴役、折磨的悲惨命运。

人类的物种优越感使得这种概念变得合理,变得正确,而自诩高级,恰恰是人类最大的残忍。

04

我们毁灭的一切,也许正在毁灭我们

动物也一样拥有感情,当嗅到死亡的味道时,也会惊慌、恐惧,会用自己的方式捍卫尊严。

阳光下细柔美丽的水獭皮毛,在水獭死后留给猎人的就像一片摊在石头上的枯藻;雄性麝鹿发现自己被瞄准后会在生命最后一刻咬破自己的麝香囊;水族馆的母海豚亲口咬死自己仅出生四天的孩子为了不让它重蹈自己的命运;平时并不会攻击人类的虎鲸用三条人命抗议被人类圈养提精的三十三年……

有历史记录以来,共有6.19亿人类在战争中牺牲,而每两三天就有同样数量的动物被我们杀害,这还不包括鱼类和海洋生物,它们由于死亡数量太多,只能以吨计算 。

《野性的呼唤》中,在看到无数动物因为人类的贪婪被猎杀或囚禁后,姚明感慨:“如果动物全被灭绝,世界也将毁灭,无人可以幸免。”

长久以来,人类都是以高级动物自居的,是的,我们拥有其他物种没有的文明、文化、社会体制,但这不能成为我们滥杀无辜、剥削虐待的借口。否则,我们也终将毁于被我们毁灭的一切。

食用和使用动物固然是不可逃避的现实,然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做的是改善操作的方式,用某种人道且有伦理的方式去处理。哪怕是换一个大一点的笼子,遵循动物自然的生长规律、或者是用更温和一点的方式让它们死去。

尽管这个世界上一定不会存在绝对人道的方式去杀死任何一个渴望活着的生命,但我们可以在证明人类是纯粹自私残忍的物种和证明人类与动物的关系可以做的更好之间,选择后者。

《统治》这部纪录片在最后呼吁:这些动物一样渴望自由,它们不希望被视为物件或道具,它们希望被视作像人类一样的个体拥有自我权利的生命,能去感觉到爱。

约翰·默尔说,“人类的爱、恐惧和希望和动物没什么两样,他们就像阳光,出于同源,落于同地。”

那么,人类与动物和解,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承诺,就不要再食言。

今日话题:关于人与动物,你觉得怎样的相处模式最理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