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史上最污美剧,号称失足妇女百科全书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都知道,派爷常年正大光明地在办公室鉴片。

但有部剧,派爷只能等回家再爆肝。

因为一开始它介绍角色的方式,就实在太过特别。

与其说是介绍,不如说是羞辱。

对夏洛特小姐,是这样过格的“赞美”:

对范妮小姐,更像是“使用指南”:

角色一上台,说的那就更不像人话了。

妻子在酒会上,这样介绍丈夫的爱好:

母亲在和客人闲谈时,这样透露对亲女儿的打算:

终于谈到一些“高雅”的话题时,也是绷不住三秒:

话讲得那么放肆,船戏则多到像是在拍《大力水手》。

你要问了,这剧怎么就能那么污!

因为,它拍的是一群妓女的故事——

《名姝》

Harlots(2019)

“1763年,(英国伦敦)城中五分之一的女性卖娼为生。”

开头这样一块“史料”背景,想必会让你怀疑——

向来重口味的Hulu台,当真没有在唬我?!

还真没有。

18世纪的英国,告别了旧王朝的压抑之风,迎来了野性撒欢的性开放时代。

性产业自然非常昌盛。

而把这段荒淫历史搬上荧幕的《名姝》,很多角色、细节,都有历史原型。

像露西·威尔斯拿回妓院的“体验报告”,原型便是有人当年出版的一本响当当的“畅销书”。

《哈里斯·科文特花园小姐名录》。

这本包装精美的小册子,无疑是那个年代的“大众点评”。

里面包含众多妓女的姓名地址,和人工亲测报告……

伦敦镖客,人手一本

那时已经开始了工业革命的英国,也处在不同经济形态交锋的关键时期。

两个代表着不同经营模式的妓院老鸨,此刻也登上了历史舞台。

玛格丽特·威尔斯的妓院,走的是小家庭作坊模式。

手下的姐妹们住在一块,平时有说有笑,一块吃糠咽菜。

连玛格丽特的亲女儿,刚长大也要去接客。

这种经营模式下,女孩们接待客人的方式,也自由灵活。

床上可以,街道可以,跟你回家住也可以,给钱就成。

它的存在,是让更多客人“填饱肚子”。

而另一位老鸨莉迪亚·奎格利,选择了工厂集约化模式。

手下的姑娘包装华丽,服务水准可控。

在接待客人之前,她们都经儿子培训了音乐、跳舞、法语……

所以她们服务的,是不满足于“吃饱”,还要“吃出味道”的达官贵族。

通过让手下的姑娘懂莎士比亚,来满足达官贵族嫖娼时都丢不掉的优越感。

本来呢,这两种经营模式,潜在用户人群就没多大重叠。

可开米其林餐厅的,还是决定对炸油条的下手了。

莉迪亚先是通过她收买的法官,抓了玛格丽特,罚了她100英镑。

再利用一位修女,天天跑到人家妓院门口,高喊:shame。

那玛格丽特也不是吃醋的啊。

为了交罚款,小女儿的初夜,她就想办法卖了两次。

然后又找到莉迪亚昔日旗下的老员工——如今得了梅毒的玛丽。

大肆渲染之后,嫖客是不敢再去莉迪亚家了。

在女儿的帮忙下,玛格丽特还成功地在新店召开了一场盛大的“海天盛筵”。

总之,生命力都很顽强。

老鸨的来回过招,和中国宫斗爽剧也可以无缝衔接:

出各种阴招啦,拉拢对方干将啦,实在气不过就亲自登门,撕对方几下。

可你要是想把它当成爽剧看,可真是找错店了。

有很多戏剧性十足的撕逼是真。

但它却让派爷联想到了苏童的《妻妾成群》:

嫁给同一个人的几位女人,在稀少的空气中相互绞杀,去争得那一点点空气。

《大红灯笼高高挂》

她们撕得越惨烈,便愈显悲凉。

《名姝》的更多笔墨,也是在刻画男权至上的社会里,女性极其脆弱的生存地位。

为什么当时会有那么多女人,成为妓女?

第二季里单纯的亨特法官,很想搞明白这个问题。

一位“个体户”回答说,女人需要吃饭。

工业革命的到来,让女性开始以女侍、女工的身份参与进社会生活。

可严重的性别歧视,让她们得不到应得的报酬。

那时的女工一天要工作15-18个小时,却依然难以维持生计。

工业革命时期一家工厂的女工

为此便不得不白天做工,晚上再从事性服务。

莉迪亚手下的很多姑娘,都是靠着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从大街上撸来的。

但她总能把她们劝说下来:

“绅士”们付的钱,可能比她们当一年女仆挣得还多。

灵魂?贞洁?在这个环境下,太奢侈。

连剧中那个对娼妓业大骂特骂的修女,都掩埋着一段不堪过往——

她曾是妓女。

但或许就是靠着从事性服务,独自的她才能养活大女儿。

而这种男女地位的分化状态,其实是制度设计者从基础教育就开始的有意培养——

男性可以接受航海、工程等科目的教育。

女性则只能接受缝纫等科目的学习。

当金钱愈发朝男性一方靠拢,话语权和控制权,自然也尽数归属了男性。

好不容易长大的姑娘,50英镑卖出初夜权。

她就要对陌生人说:我是你的了,大人。

明明都是肉体凡胎,可男性总会觉得他是神明:

她们中的幸运者,会运用魅力被贵族包养。

但被包养的人,也就只是男性的玩物。

那意味着被毒打——

被当成犯人囚禁——

以及随时被抛弃的可能。

甚至本身就是贵族的女性,再嫁给贵族,她们的财产还是会归男性支配。

而这种普遍的屈辱,对比某些女孩的遭遇,仍显得微不足道。

莉迪亚为了得到法官的庇护,一直给他们提供着一项特殊供应——处女。

每一次,法官背后的兄弟会,都会将这些无辜的女孩蹂躏致死。

在制度的密切配合下,这些惨死的女孩,从来得不到昭雪。

妓女出身的玛格丽特早看清了,也一直在教育女儿一个道理:

钱是女人唯一的权力。

莉迪亚比她还懂这个道理。

她把一个个处女交给兄弟会,她用最粗暴的方式控制手下的人。

甚至亲自上阵,把大法官勾引到自己两腿之间。

可即便是这样的她,有一天揭开衣服,背上也是成片的疤痕。

谁知道她又经历了什么。

这些疤痕让她学会了,不再向他人施舍善意。

不惜一切,成为那个世道的女王——老鸨。

所以,是在男权压制她们的前提下,她们才不得不互相厮杀。

通过排挤掉同伴,去获得男人遗弃的那点权力。

可就像封建王朝的后宫,斗来斗去的妃子,根本不会有胜者。

因为再强大的胜者,在王权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故事进展到第三季,《权游》中的阿尔菲·艾伦饰演的皮条客加盟。

老鸨所能掌控的那丁点权力,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

皮条客要用最卑劣的姿态,夺去这份权力。

这确实像极了行业后来的发展态势。

当女性地位慢慢得到了提升,老鸨退出历史舞台。

可却一直还有男性充当着皮条客,仍然想要奴役天下的女性。

《名姝》里最好看的部分,无疑是那些女性团结在一起的时刻。

她们敢为了同伴的安危,不惜将自己身陷囹圄。

也敢在一个法律只为男性、富人站队的年代,自己去做法官和陪审员。

为生活所迫,她们是成为了名声不好的妓女、老鸨。

但除非,努力生存是一桩罪过。

除非,奴役他人是值得提倡的兴趣爱好。

除非,让一个人走投无路,反而是一桩美德。

玛格丽特曾接济很多走投无路的女性

否则,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指摘这群女性。

在那个遍地是涂着粉脂、贪婪的男性中间,她们或许才是那个年代的英雄。

如果沉默会被当成动物被宰杀。

那她们都在力所能及地,发出觉醒的声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