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全球野生动物摄影展16日登陆成都博物馆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原标题:全球野生动物摄影展16日登陆成都博物馆

7月16日,“万物熙攘:第54届全球野生动物摄影展”将在成都博物馆三层临展厅向观众免费开放,两幅获得“野生动物摄影师年赛”最高奖的作品首次现身成都。

从北美水蛇与美洲大鲵的狭路相逢,到树蜥大战蜈蚣的胜利者姿态,再到饮水的母狮不怒自威的神情……来自全球摄影师最具创造性、最具艺术表达力和最佳摄影技术的87幅/组作品将在这个夏天向成都观众展示动物世界的神秘与精彩。

英国大赛最高奖作品 关注动物艰难生存现状

本次展览缘起于欧洲最大的自然类博物馆——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NHM)和英国广播公司野生动物杂志(BBC Wildlife Magazine)联合举办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年赛”,这是世界上历史最长、最负盛名的摄影比赛之一。大赛每年从超过4万幅参赛作品中遴选优秀作品组成野生动物摄影系列展,旨在探索和颂扬地球上生命的多样,追问并揭示人类对环境的影响,以唤起大家对自然世界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思考。

在展出的87幅/组作品中,两幅获得大赛最高奖的作品将首次现身成都。荷兰摄影师Oosten在中国秦岭拍摄的作品捕捉到一对雌雄川金丝猴休息的镜头:阳光穿过树荫洒落一束奇幻的光,金发闪闪发光,与周遭绿荫形成强烈对比。然而美丽画面的背后,是残酷的川金丝猴的生存现状。这种中国秦岭山脉特有的川金丝猴属于金丝猴的一个亚种,它们极度“挑食”,依赖树皮、地衣和嫩芽为生。

另一幅与之媲美的佳作是由青年摄影师Skye Meaker拍摄于南非的花豹。自小在南非长大的Skye对野生动物及其保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亦从中领略了丛林之美,在父亲的引领下开始接触自然摄影,7岁尝试了首次拍摄。如今15岁的Skye已成为摄影奖得主。他热爱野生动物摄影并已决定将其当作自己的毕生追求。

在Mashatu禁猎区里的豹非常怯生,很难被发现。经过数小时的追踪,Skye找到了这头在禁猎区里有名的雌豹。清晨的光线很弱,叶子摩挲着她的脸,当头顶的树枝移开时,一束阳光洒进她的双眸,光芒在她的眼中闪烁着,此情景触动着Skye,在这只雌豹几乎要睡着的瞬间,Skye为它拍下了这幅气定神闲的肖像。

豹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动物,但现已被列为易危物种。随着人口数量的扩增,豹的栖息地急剧减少并变得支离破碎,让豹与人之间的冲突日益加剧。针对豹的非法交易依然存在,猎人们依然在捕杀它们以获取迷人的豹皮。

现实版《疯狂动物城》 看动物如何守护小梦想

《疯狂动物城》里,兔子朱迪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完成了儿时的梦想,最终成为了动物警察。而在展览中,我们也发现了几只和朱迪一样永远正能量,不言放弃的动物。

你肯定猜想不到,凌晨1点的森林里藏着哪些勤劳的开拓者。

奥地利摄影师Christian Wappl在凌晨1点钟的森林里,拍摄到一位正莹莹发光的森林不寐者,取名为《拓荒者》。这位森林里的不寐者,正在落叶中散发着点点荧光,它是一只7厘米长的大型萤火虫幼虫,持续不断的光芒来自于其尾部的4个发光器官。Christian用长曝光和闪光结合,揭示了这条幼虫运动的轨迹。

萤火虫一生中大部分时间处于幼虫期,以其他无脊椎动物如蜗牛和蛞蝓[kuò yú]为食。它是一种贪婪的蜗牛捕食者,即便蜗牛的体型比它们大很多倍。萤火虫发出的光芒源于其发光器官内产生的化学反应,这很可能是在警告捕食者,自己并不可口。

而另一边,澳大利亚摄影师Georgina在作品《滚泥的工匠》中,讲述了两只勤劳的泥蜂的故事:正在水池边忙碌着的泥蜂们,把滚成球状的软泥运至附近的巢穴。雌性泥蜂用滚成球形的泥建造巢穴。它们将泥球聚集起来,在其内部雕琢巢室后产卵。在封闭每一个巢室之前,它们会把已被麻痹的园蛛放进巢室,作为幼虫孵出后的食物。

不同于以往带给观众的视觉享受,本次展览采用87套LED灯箱显示,营造出一种神秘的光影效果,使摄影作品更加逼真和生动。为保证最佳的展览效果,所有图片和展具均由英国自然历史博物馆或英方指定境外机构制作和出借。这让人们在观赏摄影作品本身的同时,也将了解更多创作者期望表达出的情绪与故事等内涵,让作品意义更加饱满。

记者 汪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