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俚语村言 | 麦金德眼中的世界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都说术业有专攻,所以与网红相比,其他行业的精英们的知名度就差远了。不信的话,请问,中国最有名的地质学家是谁?估计很多人都会回答是李四光;那么就加点难度,再请问,中国最有名的地理学家是谁呢?有点懵了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反正不应该是游山玩水的徐霞客。

钱钟书说过,你吃过鸡蛋,但不必了解下蛋的母鸡呀,此话确实不虚。我们知道的是,地球就像一个水球,表面遍布海洋,海洋下面的地壳的隆起造就了陆地。地质学家研究的方向是,这一切是如何形成的;而地理学家关心的却是,这一切形成以后,对我们人类有什么影响呢?

现在的综合大学,涵盖了众多学科,少说也有几十个门类吧。为了相互衔接,每年的高考,基本上还是沿用文理分科的考试制度。这种学科细分、条块分割的弊病是明显的,因为 “知识是统一的整体,它分化成各个学科,是对人类软弱的一种让步。” 说这句话的,是哈尔福德·约翰·麦金德 (Halford John Mackinder)。

麦金德是英国的地理学家。1887年,26岁的麦金德,初生牛犊不怕虎,向旧的学术权威发起了挑战,他说:“十个探索地理学的学者中,必然有9个是从人类的立场来进行的,他们希望把世界作为人类环境来研究”。麦金德认为,旧的地理学是僵化的,其研究范畴是狭窄的。也就是说,孤立地研究地理状况没有实际意义,应结合地质、历史等学科,特别是将自然地理与政治地理相结合,地理学应该是“跨过自然科学和研究人类之间”的鸿沟的桥梁。1904年,他发表了《历史的地理枢纽》一文。自此,地缘政治学说诞生了。

麦金德把地球称为“世界岛”,把世界岛上离海洋最远,也就是最内陆的地方称为“腹地”。比如,新疆就是亚洲的腹地,而居高临下的波斯高原和蒙古高原就属于世界岛的腹地区域。他还说,世界是一个整体,它已经成为了一个联系紧密的体系。

麦金德认为,欧洲的历史,几乎等同于反抗从高原蜂拥而下的亚洲游牧民族入侵的历史。比如,在冷兵器时代,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所向披靡。俄罗斯和中国先后被占领,其原因之一就是,俄罗斯平原和中国内陆的地理环境有利于机动性极强的骑兵作战;而西欧没有全面沦陷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西欧的山地、森林阻碍了游牧民族征伐的脚步。所以,为了保障欧洲中西部的安全,毗邻波斯高原和蒙古高原的俄罗斯广袤的平原,就成为了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

他旁征博引,阐明了来自欧亚大陆腹地的征服者们,总是根据地理状况以及季风,沿着东南、东北以及西向三个方向扩张和侵略,而世界历史与政治格局,总的来说,也是按照这些方向发展和演变的。1919年,他说出了震惊世界的名言:“谁统治东欧,谁就能主宰心脏地带;谁统治心脏地带,谁就能主宰世界岛;谁统治世界岛,谁就能主宰全世界”。

麦金德进一步说明他的观点,如果地处中欧的德国与俄国结盟,或者德国征服俄国,那么德国就掌握了陆权,也就奠定了征服世界的基础 。 德国学者卡尔·豪斯霍弗十分赞同麦金德的学说,称赞其为“所有地理学世界观中最伟大的”。一天,豪斯霍弗的课堂里来了一位神秘的校外注册学生——鲁道夫· 赫斯,此人后来成为纳粹党内的二号人物和希特勒的副手。在赫斯的鼓动之下,希特勒把征服世界的幻想变成了现实的行动,全盘接受了麦金德的地缘政治学说,从而大胆实施了征服东欧的计划。

1945年,德国战败,地缘政治学说的倡导者和实践者豪斯霍弗服毒自杀身亡,而其创立者麦金德活到了1947年。1944年,麦金德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经为自己辩解:“.…..不管豪斯霍弗引用了些什么,都是从我四十年前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一次演讲中摘录下来的,它远远在有任何纳粹政党之前。”

其实,除了陆权以外,还有海权的争夺。偏居在欧亚大陆之边缘的小岛上的英国以及亚洲的日本,是通过海权的争夺来扩张自己的势力范围的。麦金德曾经说:“在大陆中心还是在岛屿上,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哪个民族拥有工业的力量,发明的力量,科学的力量,它就能打败其他所有的民族。”

实际上,地缘政治学说的内涵在不断丰富之中。从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以来,随着技术的进步,政治家和战略家们看到,只有天空,才能打破自然地理的限制。紧接着,除了陆权与海权,制空权的争夺也早已呈白热化了。在近几十年间,导弹防御系统也已成为热门词。至此,地缘政治学说已经不仅仅是地理学的概念了。

设想一下,如果不加以遏制的话,下一步会向何处去?也许可以说,冲出世界岛是必然的。除了争夺太空以外,在新技术领域,比如人工智能和5G通讯等等方面,也会成为争夺的焦点。

麦金德的地缘政治学说对世界的影响是巨大的,曾有人把麦金德的学术成就,与达尔文和爱因斯坦并列。百年以来,西方列强纷纷把地缘政治学说奉为圭臬。可以肯定,由于时代的局限,麦金德看待世界的方法,是帝国主义的视角。在麦金德看来,世界格局的改变,会带来令西方恐惧的“黄祸”。遗憾的是,这一套理论,在西方还远远没有过时,这才是最令人们忧虑的。

那么,能不能够换一个视角看世界,发展出一套更新型的地缘政治学说呢?比如,一带一路,合作共赢,是中国带给这个世界的新型理念。也许,又到了修正麦金德地缘政治学说的时候了。

(文中引用图片均来自互联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