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最矮身高1米65,体重成考核指标”女民兵阅兵训练曝光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央视网消息: 目光聚焦民兵方队。2009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60岁生日的那天,女民兵的亮相就曾吸引了无数眼球,那么十年后的国庆日,她们又将会以怎样崭新的面貌接受世人的检阅?在阅兵训练场,姑娘们都经历了什么?让我们跟随镜头去一探究竟。

走在阅兵训练场,无论远近,总是会被一抹小清新所吸引,她们平均身高1米72,最高的领队队员有1米81,最矮的受阅队员也必须达到1米65。

民兵方队总教练 马树华:不能放松,不能偷懒,参加过真正阅兵训练的,一出来就是非常规范,让人一看这个队员动作不错,有功底,给大家提示一下,时间到了组织休息,带回,收操!

收操的口令在这个训练场每天会出现三次,分别是中午、黄昏和晚上,对于姑娘们来说,这是一天中最悦耳的指令,没有之一!

民兵方队受阅队员 李楠:每周都要考核,然后考核的时候也要称体重。就是整个排面看可能大家的身形就是都这样,到你这这样的话,影响一个标齐,影响一个对正。现在的生活我觉得基本上就是三点一线,就是吃饭,睡觉,训练,虽然很枯燥,但是我觉得也很磨炼自己的意志。

民兵方队受阅队员 蒋瑶:首先没有想到之前那个在大学的图书馆里面抿着咖啡,不紧不慢看书的一个女孩,到现在转变成一个在这里只要有时间就抱紧大水壶一饮而尽的一个女战士。

央视记者 何椿:宿舍,食堂,训练场,每天姑娘们待的时间最多的还是我所在的这片训练场,在所有地面受阅方队乃至整个阅兵训练场,民兵方队是唯一一个由社会女性抽组而成的女子方队,队员的年龄跨度之大,从18岁到35岁,相差了17岁,如果说零起点的训练女民兵注定要付出更多的汗水,那么身为女儿,妻子,母亲的她们,在成为受阅队员之后面临的又是怎样的考验?我们的采访也因此变得意味深长。

在方队400多名参训队员中有81位妈妈,她们的孩子最小的11个月大,最大的13岁,方队上下都习惯叫她们妈妈队员。

民兵方队政委 史连雪:但是我们就感觉到打电话的时候大家都有擦眼抹泪的,又是孩子们的入园入学的关键时候,作为妈妈来讲,想孩子,操心孩子的事都属于正常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商量也请示上级的领导,上级领导也很支持我们,安排妈妈队员每个月回家一次。

每个月可以回家一天的消息让所有妈妈队员都倍感振奋,但更多的是惊喜,距离阅兵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家都很珍惜任务前的最后一次回家。

在这些妈妈队员里,李楠的孩子最小,她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都是婆婆和妈妈轮流帮忙照看,这次回家正好赶上周末,家里老小也都眼巴巴地等着,不过从统一的下车地点到家还得开车一个多小时。

民兵方队受阅队员 李楠:我现在就接到这个通知说我回家吧,就是比较开心,但是一想我回去的话,我儿子是怎么样一个样子来面对我,我在想他会不会是一脸蒙的感觉,这是谁啊,我就怕他不认识我。

当初接到通知让去集训的时候,李楠正在纯母乳喂养11个月大的儿子,简单收拾行李,却少不了两样东西。

民兵方队受阅队员 李楠:我必须带的两样东西一个防溢乳垫一个吸奶器。

记者:你去集训的时候你都把它带上是吧?

李楠:对,我每天基本上都得5点多起来排,因为半夜还得起来。

现在儿子已经会叫妈妈,但面对陌生的李楠,儿子能叫出来吗?

家人的全力支持让李楠可以全身心投入训练,但更多了解李楠的亲朋和队友都会问她同一个问题,为什么这么狠心给儿子断奶。

民兵方队受阅队员 李楠:小妹妹们问我,你怎么能那么狠心,我一般都跟他们开玩笑说,孩子断奶早晚的事,早断也是断,晚断也是断,我说就当做锻炼他的坚强锻炼他的意志,我一般就是开玩笑这么跟人说,但其实自己想想也确实挺对不起他的,可能就是为了圆我自己的一个梦,就是阅兵梦。

训练的苦累对她来说都可以咬牙坚持,最难熬的还是没有办法陪伴儿子成长。

民兵方队受阅队员 李楠:进营之后正好隔一个月他就过生日了,我当时想请假回家给他过个生日,毕竟一周岁的生日我觉得挺值得纪念的,结果没办法,因为那几天正好要考核,然后就没允许回去,当天训练结束休息的时候就忍不住哭了,人生的第一个生日妈妈都没能陪他过,反正就是确实挺亏欠他的。

回家的时间总是飞快,刚刚对妈妈有些熟悉的堃宝本该是睡午觉的,或许是知道妈妈要走了,奶都喝完了也还是不睡,一直目送李楠离开。

错过了儿子叫的第一声妈妈,错过了儿子迈出的人生第一步,李楠只有通过刻苦训练不断激励自己。

民兵方队受阅队员 李楠:当天我们从回家回来之后,就是一声号令。楼下看合练视频,看一下存在的问题。所以就立刻换装楼下集合,前后也就五分钟吧。

妈妈的身份在这一刻悄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训练场上铿锵迈步的女战士,期待她们十一当天在金水桥畔的华丽绽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