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最网

从大欧洲转向大欧亚 普京实现俄外交政策转型

      编辑:最最       来源:世界之最网
 

参考消息网8月26日报道 俄罗斯《导报》8月14日发表题为《普京执政20年:外交政策的转型》的文章,作者为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成员德米特里·特列宁。文章称,普京执政已满20年,自1999年起,普京便致力于达成如下两大重要目标:捍卫俄罗斯国家统一、重振莫斯科在全球舞台上的大国荣光。如今,他已得偿所愿。

文章称,在普京执政期间,俄罗斯联邦恢复了它的实际主权,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同样显见的是,21世纪初的俄罗斯重新成为伟大国家。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前十年,俄试图在以美国为中心的大西洋体系中谋求自主地位,但以失败告终。总体来说,俄罗斯不愿接受美国的领袖地位,而这恰恰是融入西方体系的必要条件。与此同时,俄罗斯也未能在欧亚大陆上打造起自己的实力中心,主要原因是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的领导层皆不愿承认莫斯科的一长制。

文章认为,以上两大融合进程的折戟,迫使普京在本世纪10年代后半叶采取急转弯。从表面上看,这是从大欧洲扭头朝向大欧亚。事实上,这是俄罗斯转向自己,直面自我,在瞬息万变的国际时局当中寻找平衡点。

文章指出,在普京当政期间,俄罗斯开始构建亚洲政策。在重视中国的同时,普京也致力于推动与印度的关系,将日本和韩国当作引进技术及资金的源泉,东盟各国则意味着蒸蒸日上的庞大市场。在欧亚经济联盟框架内,后苏联地区的经济一体化进程自2009年得到强化,重心为中亚。

文章称,俄罗斯外交的新特质,即它的动态均衡性,在中东地区格外亮眼,尤其是自2015年启动在叙利亚境内的军事行动后。莫斯科与该地区的所有举足轻重的势力均保持着有效的交流与接触,在中东的地位堪称独一无二。莫斯科在叙利亚动用规模有限的军力,凭借相对有限的支出,蒙受了极其有限的损失,实现了直接目标。非但如此,自苏联分崩离析后,莫斯科首次被中东地区奉为重要参与者。

文章最后称,除了出口能源、武器、原子能技术、粮食,俄罗斯还充当军事及外交博弈者,以及若干国家的政治庇护者,并提供安全保障服务。有此身份加持,它的存在并不囿于欧洲、亚洲。不只是中东,非洲和拉美地区也有它的身影闪现。

【延伸阅读】德专家认为:西方应转变对俄罗斯的误判

参考消息网8月14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网站8月12日发表题为《普京下台后的世界秩序将会如何》的文章,作者为德国政治学家、德国-俄罗斯论坛学术负责人亚历山大·拉尔。文章摘编如下:

整整20年前,俄罗斯历史开启了新篇章。1999年8月9日,鲍里斯·叶利钦任命弗拉基米尔·普京担任代总理,并推举他为自己的接班人。

当时西方错误估计了西方自由主义模式对俄罗斯人的吸引力。到1999年,时代精神急剧改变,多数俄罗斯人不再向往追随西方。社会需要恢复稳定和法制。而西方继续认为,接纳西方价值观是俄罗斯的唯一道路。西方开始越来越不理解新俄罗斯。

外媒长期妖魔化普京

在20年后的今天,如果让一个典型的西方精英代表说说普京的好,他会犹豫不决。数年来,西方媒体将普京妖魔化为中断俄民主化并复辟苏联的“独裁者”。

相反,一个客观的俄罗斯人会正面评价普京:普京根除了高加索的恐怖主义、重建了国家的社会制度、恢复了俄罗斯的大国地位、升级了经济基础设施,并且让俄罗斯免于进一步崩溃。

当然,近些年俄罗斯出现了不少不尽人意的经济停滞现象,依然存在崇拜西方的民众阶层。但西方过分夸大了俄罗斯人对普京的不满程度。俄罗斯街头的任何抗议活动都被欧洲自由主义媒体夸大成针对当局的群众起义。这令俄罗斯得出结论,西方幻想俄罗斯政权更迭。

普京展开对西方反击

除了不断批评“脱离民主”外,西方寻找各种借口指责俄罗斯对抗“自由主义世界秩序”。普京成了多极世界的主要建设师,这使其成为北约和欧盟永远的对手。西方不断向东扩大自身势力范围,而当俄罗斯试图将过去的苏联共和国团结在自身周围时,西方就以俄罗斯重建新帝国为由叫嚣。如今在西方变得衰弱之时,普京成为新一轮攻击的目标:据说,他企图动摇西方民主制度。

对西方而言,普京时代是接连不断的地缘政治对抗。但实际上发生了什么?事实上西方试图恢复1919年签署的《凡尔赛和约》所构建的欧洲安全架构:为遏制共产主义俄国的东欧小国封锁线。但当俄罗斯2008年想继续把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当作缓冲区时,发生了冲突。

普京全力阻止恢复地缘政治上的“凡尔赛世界”。他成功制止了北约向乌克兰和格鲁吉亚扩张。但俄罗斯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西方对俄实施禁运并企图将其隔离。

欧洲应该正视新秩序

普京的最后一个总统任期无疑将为21世纪未来世界秩序奠基。但这一新秩序会是什么样子?

西方自卫。西方媒体不断重申:自由主义西方应防备特朗普、普京、埃尔多安、博索纳罗、马杜罗和欧尔班这样的领导人。不久前,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也上了黑名单。而在剩下的自由主义西方国家,谁将与所有这些人对抗?德国总理?但默克尔本人即将退出舞台。还是在欧洲议会选举中败给民族主义“国民联盟”的马克龙?

西方的立场依旧不变,认为普京除了朝向西方无处可去。普京应接受自由主义民主模式——届时西方将助其实现现代化。对于俄罗斯的其他发展模式,西方不作考虑。

在未来的世界秩序中,中俄将是盟友。将出现新欧亚。土耳其和伊朗同样将加入其中。亚洲将为管理世界创造新架构。欧洲在新世界秩序中未必能得到解放,可能宁愿继续接受美国领导,否则欧洲将面临分裂为亲美东欧和德法欧洲的风险。

(2019-08-14 18:37:30)

【延伸阅读】德专家文章:携手俄罗斯才是欧盟“新出路”

参考消息网7月12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7月10日发表题为《欧盟能否活到2024年》的文章,作者为德国政治学家、德俄论坛学术负责人亚历山大·拉尔。文章称,欧洲有出路,但需要西方的新思维。欧洲应彻底抛弃与俄罗斯的冲突,开始制订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大欧洲计划。只有携手俄罗斯,欧洲才能在不断变化的多极化世界里崛起。

文章称,西方精英反复强调,欧盟瓦解不具备前提条件。欧盟仿佛泡在蜜罐中。经济有序,人民生活改善,民主保障了自由、平等和权利。社会-市场模式在鼓励资本主义的同时努力消灭贫困。欧盟不与任何人作战。欧盟精英坚信,他们的自由主义是最佳模式,所有其他国家早晚要效仿之。

文章指出,安逸的生活只是镜花水月,欧盟正面临自诞生以来最大的危机。一些国家的社会体制摇摇欲坠。欧洲人吃光了祖辈留下的老本。欧盟是为晴天打造的。现在,当暴风雨来临之时,这艘大船开始摇晃起来。欧洲各国在移民、气候政策、能源保障、自由价值观、共同财政、共同安全、对美战略、对俄制裁等问题上没有一致意见。

现在,欧盟由谁领导的问题也尖锐起来。过去几十年,领导欧盟的是德国和法国,英国也有份。现在,英国人跳下了这艘“正在沉没的大船”,意大利人、波兰人和匈牙利人则试图赶走掌舵的德国人和法国人。一场围绕着未来欧盟领导位置的“大屠杀”正在上演。乌尔苏拉·冯德莱恩和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分别被提名为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洲中央银行行长不啻为一场德法串谋。正如默克尔所愿,德国人将确保欧洲政治一体化方针的稳固。而正如马克龙所愿,法国人重新控制了欧洲财政,以便最终建立欧洲统一预算。

喜欢聒噪、总是不满的东欧人一个领导职位也没捞到。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和欧洲理事会主席被默克尔和马克龙安排给了两个忠于柏林-巴黎轴心的小人物——西班牙现任外交大臣和在本国选举中落败的比利时首相。

不过,冯德莱恩还要得到欧洲议会的批准。表决者中有很多人对默克尔和马克龙的幕后交易不满。倘若冯德莱恩未能过关,则意味着德国总理和法国总统的政治野心落空。

文章称,即使顺利通过投票,这个团队也未必能完成欧洲面临的战略任务。欧洲北富南穷的分化仍将继续。“自由主义”的西欧与保守主义的东欧、南欧也未停止分裂。

目前形式的欧盟会不会很快崩溃?欧盟一体化失败可以归咎于很多人。体制内政党与体制外右翼的斗争将愈演愈烈,对俄罗斯企图搞垮欧盟的虚妄指责也将纷至沓来。他们会批评所有人,除了自己。

文章认为,欧洲有出路,但需要西方的新思维。欧洲应彻底抛弃与俄罗斯的冲突,开始制订从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大欧洲计划。只有携手俄罗斯,欧洲才能在不断变化的多极化世界里崛起。共同经济空间将为双方提供繁荣动力。共同安全空间将使北约扩张失去必要性,并缓和俄乌冲突。

文章最后说,整个欧洲的抗议选民越来越多,疑欧派和民族主义者的政党挤走了自由主义政党。只有德国还在拼命把新分量的自由主义嫁接到其他欧洲国家。自由主义思想在德国仍然相当稳固。不排除极端自由主义的绿党政治家成为下届德国总理。这对欧洲来说意味着什么?最终,被俄罗斯视为欧洲“主要伙伴”的德国可能陷入孤立。

(2019-07-12 10:54:04)

【延伸阅读】俄总统助理苏尔科夫:普京时代对俄罗斯意味深远

参考消息网2月15日报道 俄罗斯《独立报》2月11日发表俄罗斯前副总理、现总统助理弗拉季斯拉夫·苏尔科夫的文章《普京的长久国家》称,“普京的国家”将长期存在,民众与领导人之间的信任将保证这个国家长久有效地运行。参考消息网编译文章如下:

“普京的国家”将长期存在

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到俄罗斯联邦,俄罗斯终于停止了分崩离析,开始恢复元气,回到了自身合乎常理的、唯一可能的状态,即日益强大的多民族一体性。

在全球历史当中,俄罗斯所被赋予的角色并不人微言轻,它不允许我们从舞台退场或是于跑龙套中沉默,也不会让我们长久平顺,它注定了俄罗斯不同寻常的特质。

这体现为俄罗斯国家根脉绵延,如今它已是先前未曾经历过的新型国家。人们对它的研究寥寥,但它的独特性与生命力已经得以彰显。

普京的政治机器刚刚加速运转,正在逐步适应未来长期的、艰难的、有意义的工作。距达到开足马力的阶段,尚需漫长的时日。因此,在很多年之后,俄罗斯仍将是普京的国家。就像如今的法国仍自称为戴高乐的第五共和国;在土耳其,虽然目前掌权的是反凯末尔主义者,但国家之根基依旧为凯末尔的“六支利箭”;而现今的美国,也还会从半封神的“开国元勋们”的形象及价值观中寻求力量。

俄意识形态开始反击西方

必须意识到、参透并将普京的执政体制乃至普京主义的整个思想和维度体系描述为未来的意识形态。这确实是属于未来的,因为现在的普京未必是普京主义者。俄罗斯业已形成的政治体系不只适用于本国的未来,而且显然也具备极大的输出潜力,这一经验被研究、被部分借鉴,在很多国家,无论是统治阶层还是反对派,都在加以模仿。

国外的政治家将在全世界干预选举和公投算在俄罗斯头上。事实上,一切要严重得多。在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的一败涂地之后,我们在意识形态领域便不再“举债”,而是开始自创自产意识主张,在新闻信息领域转而向西方发动反攻,导致欧洲和美国专家在预测方面的失误越来越多,选民奇特的支持偏好令他们感到惊讶、抓狂。惊慌失措的他们说,这是民粹主义的入侵。

俄致力揭批霸权和“美国梦”

不过,外国人对俄罗斯政治算法的兴趣是可以理解的,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中,并没有预言家或是先知,然而,俄罗斯早就对他们如今所经历的一切,做出了预言。

当所有人都在鼓吹世界扁平化、抹去国界之时,莫斯科曾经很明确地提醒过世人,主权与国家利益具有重要价值。当时,很多人认为我们是陷入了对此类似乎早已不再流行的陈腐之物的“幼稚”眷恋。然而,21世纪却应验了我们的看法。英国脱欧、美国叫嚣着要“再次伟大”,欧洲为反对移民而高筑藩篱,以上只是去全球化、再主权化以及民族主义遍地开花的例证中的极少数。

当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在称赞互联网是一个自由不受限制、不可侵犯的空间,所有人可以为所欲为、似乎人人平等之时,正是俄罗斯向被愚弄的人类社会发出了清醒的拷问:“置身这张世界之网中的我们是谁?是蜘蛛还是苍蝇?”如今,所有人都猛然开始试图挣脱互联网的羁绊,揭露脸书网站纵容外国干预。曾经被渲染为即将到来的天堂雏形的自由虚拟空间,被网络警察、网络犯罪、网军、网络间谍、网络恐怖分子、网络道德说教者所攻陷、所钳制。

当“霸权者”的霸权已无人提出争议,统治全球的伟大美国梦几近实现,当很多人似乎看到了历史的终结,且剧终画面似乎已打出了“人民陷入沉默”的提示语,这一寂静突然被普京慕尼黑演讲的尖锐言辞所打破。它所道出的一切简直是不言而喻的:所有人都对美国不满,包括美国人本身。

俄民众与领导人相互信任

善于倾听和理解人民、合理行事,这是普京的国家所拥有的独一无二的也是主要的优点。它适应人民、迎向人民,这即是说,它不会被迎面而来的历史潮流的毁灭性的、过于沉重的负担所破坏。相应地,这样的国家是有效的、能够长久存在的。

在新的体系中,所有的机制都服务于主要的目标,即最高统治者与公民之间进行可信赖的交流和互动。政权的不同分支机构都会会聚在领袖身边,认为并非自身具有价值,价值体现在保障与领袖联系的顺畅程度上。除他们之外,绕过官方机构和精英团体,一些非官方的交流手段也在发挥作用。

俄罗斯国家的现有模式始于信任,亦靠信任加以维系。这也是它与传播不信任与批评的西方模式的根本区别所在。

在新世纪里,我们的新国家将拥有绵长、光荣的历史。它不会垮掉。它将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在地缘政治博弈的最高联赛中赢得并保住得奖名次。所有要求俄罗斯“改变行为”者迟早都会接受这样的现实。因为他们只是感觉有选择的机会而已。

(2019-02-15 18:40:06)

【延伸阅读】普京力量何在?俄媒:重视地理 深谙地缘政治之道

参考消息网12月10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12月5日发表题为《普京外交成功的秘诀何在》的文章称,俄罗斯把自己的成就归功于普京熟知地理。至少,一位法国学者是这么认为的。普京的确非常重视地理,对全球政治版图和各国主要特征了然于胸,不过与英国人和美国人“分而治之”的老套做法不同,在试图同时做各个国家的工作,俄罗斯利用的不是伙伴的弱点,而是它们的利益和特点。

深刻理解政治版图

文章称,发表在《费加罗报》上的一篇文章取了这样一个引人注目的题目:普京的力量何在?在于他的地理知识。为什么尽管俄罗斯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实力都不如西方,却能在近十年来参与的多数地缘政治冲突(乌克兰、叙利亚、英国脱欧、美国大选)中胜出?文章的作者、法国地理学家洛朗·沙拉尔提出了这个问题并作出回答。

沙拉尔说,俄罗斯国际战略的成功与弗拉基米尔·普京对地理的深刻理解有莫大的关系。他对全球政治版图和各国主要特征了然于胸。

沙拉尔说:“西方领导人地理知识的薄弱,致使他们对关键的国际地缘战略问题一头雾水,无力对抗存在于各经济部门的院外集团。后者捍卫的是一己的短期利益,而非国家的长远利益。这两种利益往往相互抵触。这样一来,西方就缺乏明晰的长期战略。而这带来了大量必须为之付出代价的地缘政治错误。”

文章称,现有局势形成缘于深层的内在原因。在与西方的冲突中,正是对这些原因的正确理解给予俄罗斯和普京力量和优势——知道西方内部正在发生什么。

借力打力以弱胜强

文章称,普京的确非常重视地理。喜欢开辟新疆域、了解他国和迁徙——这些都是俄罗斯人与生俱来的特质,否则他们也不会征服从卡累利阿到加利福尼亚横跨1万公里的地区,并在其中大部分地方定居下来,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国家。

但并非只有俄罗斯人如此。英国人占领了半个世界,英国的移民创建了美国,德国人研究了世界上所有现在和过去的文明,就连地缘政治学都是英国人发明的。那么,为何如今普京被称为世界地缘政治家呢?盎格鲁-撒克逊人、德国人和法国人的地理知识和用它来实现自己目标的能力哪儿去了呢?

文章认为,西方的知识是足够的——有科研院校和学术研究。但他们不会将这一切运用于实践——外交和地缘政治斗争。西方国家失去了自己的主权——为了“大西洋团结”,即以英美为首的北约。而没有主权,任何地理知识都帮不上忙。如果不是地缘政治斗争的主体,如何在其中运用它们呢?

文章称,部分英国人和美国人保留了地缘政治视野。但在这两个国家,博弈大师们遇到了无法克服的障碍:权力上层被“全球主义者”把持,即深信荒唐的“历史终结论”,认为西方文明已在世界范围内取得彻底胜利的人。

而俄罗斯无非是按照普京喜爱的柔道套路借力打力、以弱胜强而已。例如,俄罗斯能够取得近年来最显著的成就之一——恢复在中东的影响力,要感谢西方先后入侵伊拉克和利比亚的灾难性后果。

善于吸取历史教训

文章称,当然,普京在地缘政治上的成功,不只因为他善于利用他人的失误,还因为他的地缘政治学与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有天壤之别。

英国人和美国人先后采取“分而治之”的老套做法:煽动矛盾、挑起不和、威逼利诱,最终将冲突各方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但这只对弱小或愚笨的对象奏效,对像伊朗这样强大而智慧的国家行不通。俄罗斯也试图同时做各个国家的工作,但其利用的不是伙伴的弱点,而是它们的利益和特点。

文章称,普京同左翼和右翼、什叶派和逊尼派、中国人和日本人都建立了关系,这是因为他能够设身处地地考虑他们的世界观、立场和利益,最主要的是,他们对构建新的后大西洋和后美国世界秩序有共同的兴趣。

同时,如果不是深谙俄罗斯和世界历史,再多的政治地理学知识也无法催生普京的地缘政治学。几百年来,俄罗斯的缺点是容易遗忘本国历史教训,尤其是涉及与西方关系的教训。普京的地缘政治学是俄罗斯不重蹈覆辙和打造所需要的世界秩序的保证。

(2018-12-10 12:30:59)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